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狗剩快跑》蒋易:喜剧人出身,贵人运十足,可惜长相拖了他后腿

时间:02-08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24

《狗剩快跑》蒋易:喜剧人出身,贵人运十足,可惜长相拖了他后腿

要说电视剧《狗剩快跑》最生动又立体的角色那还得是杨三。前期活脱脱一个欺男霸女、横行霸市、吊儿郎当、玩世不恭的二世祖、公子哥形象。他穷凶极恶、诡计多端、胆小怕事、毫无担当,和孬孩两个人是老王集上如“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”的存在。但是其实两个人并非如明面上的那种由杨三主导,孬孩被奴役的一眼一板的主仆关系,真相是一肚子坏水的是那个低声下气的孬孩,看起来耀武扬威的杨三反倒是个肚子空空如也的草包。要不是孬孩一直有预谋且心怀不轨地吹耳旁风,杨三是绝对没胆子也没脑子干下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的。对于普通人而言,蠢人和坏人之间,永远是坏人更不被待见,有时候,蠢人还能叫人啼笑皆非,为自己削减了不少恶感。所以前期大摇大摆的,被人当了枪使都不知道的杨三时不时会充当一下喜剧人的角色。大多数时候,他的执念都来自于杏儿,像个村霸一样,与狗剩斗智斗勇,不知不觉有意或无意地使尽了各种下三滥的手段。直到当杏儿被万恶的侵略者残害,杨三才如梦初醒,看清了局势,也看清了身边人,更看清了自己。孬孩是他的劫,但也不能将所有责任全推给他,杨三得为自己的愚蠢傲慢、目中为人和仗势欺人买单。最在乎的心人杏儿死了,本以为忠心耿耿的身边人孬孩彻底反叛了,遭遇了“雷霆重击”的也确实该迷途知返了。没有国,哪有家,家国大义没实现,哪里能有小情小爱的容身之所。时代的尘埃落到每一个人身上都是一座沉重的大山,没有人能幸免,没有人能置之事外,更没有人能在民族危亡的艰难之际能心安理得地苟且偷生,苟延残喘。不过杨三的脑子也没有就此换了新天地而变得判若两人,杨三还是那个杨三,有点怂还蠢笨。但杨三也不是原来那个杨三了,他确定了自己的底线,明晰了自己的原则,知道矛头该一致对外,而不是一直窝里横,让人白白钻了空子,给侵略者做了嫁衣。能让他如虎添翼、如鱼得水、走向正道的是狗剩,不是孬孩,他错把臭石当璞玉,犯了买椟还珠之错,狗剩该是并肩作战的兄弟,孬孩才是得誓死顽抗的敌人。一个人在大是大非面前得看清局势,不站错队,保持头脑清醒,抵制住诱惑,才能不至于遗臭万年,被世人唾骂,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。杨三这个角色太过立体,堪称本剧刻画得最成功的角色,他为人嫌恶,让人哭笑不得,令人怒其不争,也不免叫人由衷欣慰。演员蒋易的演绎着实是锦上添花,表演层层递进,张弛有度,亦正亦邪,成就了完整的人物弧光。前期的奸邪相让人恨得牙痒痒,后期改邪归正之后,连面相也变了,居然时不时能生出一些正义凛然的神采,他的把握属实“不鸣则已一鸣惊人”。第一次认识这个34岁的男演员,他的作品不多,但《狗剩快跑》里的“杨三”一角会成为他的一个代表作品。不过相对于正统影视剧演员的身份,蒋易的“喜剧演员”这一身份比较为人所耳熟能详。不得不说,他的贵人运一直很不错,在长相拖了后腿的不利情况下还能在演艺圈站稳脚跟,蒋易是被机遇所青睐的。其中所不得不提的,自然是那个让他正式打开知名度的喜剧竞演类综艺节目——《今夜百乐门》。蒋易遇到了两个对他影响深远的人——一个是张海宇,一个是金星。《今夜百乐门》这个火爆一时的节目曾爆了一对“雨衣CP”——蒋易和张海宇,因《廉价安检》《低价航班》《包你会驾校》等节目,他们的表演让人捧腹大笑的同时,他们本人也引发了不少粉丝的拥趸。事实上,某种程度上,蒋易“沾”了张海宇的光,毕竟参加节目前,他们一个是无名无姓的素人,而另一个则是小有名气的网红在喜剧这个层面,某种意义上,是张海宇领蒋易入门的。“他在喜剧这条路上比我走得早,比我更有经验,我们搭档了四个月,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关于喜剧的技巧。”张海宇就曾调侃自己相对于出身正统的蒋易来说是野路子。这其实也没错,蒋易的初心是要按部就班地去当一名演员的,毕竟其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这个再正规不过的正统院校,还就读于其中的表演系。“进入专业院校,我才忽然发现,表演是特别系统的学科,并不是嘻嘻哈哈做游戏的玩闹。”至于让蒋易走上喜剧表演的契机,就不得不提到其毕业后的一次跑龙套经历了。他曾在一部电影里饰演一个被归咎于“甲乙丙”范畴的警校学生,期间,蒋易的第一场戏就让人“惊艳不已”。他正专心致志表演,可在监视器前的导演猝不及防地发出“鹅叫”的笑声,就连摄像机也一直疯狂抖动——蒋易以一己之力让剧组“举手投降”,他们早已笑得前仰后合。这是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是有喜感的,并萌发了去尝试喜剧的念头。“我做的很多行为和说的很多话都挺认真的,但会引得别人发笑,可能我天生就带有一种逗的气质。”那会儿他正因着不起眼甚至有点偏丑的长相被频频拒之门外,所以让蒋易萌发了“剑走偏锋”念头的那个插曲某种意义上改写了他的命运。但如果没有张海宇这股东风,他大概率会走不少弯路。他们是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,也是伯牙与子期的关系。张海宇对蒋易的长相羡慕不已并啧啧称赞——作为影视剧演员会显得有点拉垮的脸放在喜剧上反而能留下记忆点,其突出的辨识度有大概率能让其成功突围。最后两人的搭档实现了“一加一大于二”,像是“没头脑”和“不高兴”,相得益彰,强强联合,打败了不少无敌手。除此之外,他们的确也是志同道合、志趣相投的两个人,都较真也纠结、完美主义也不肯妥协的两个人以“死磕到底”的方式完成了面向不熟知他们的大众的一次精彩亮相。对此前有三四个影视项目都有不同程度的夭折的蒋易来说,这是一次意外的惊喜。“我想过一万种让人知道我的方式,却唯独没有综艺这条。”遇见张海宇是蒋易的运气,而遇见金星则是他的福气。“她就是一个特别真诚和敞亮的东北大姐,没有架子,大多数时候对我们这些新人都是鼓励和包容的,她真心地都希望每个人都有好的出路。”是金星入局让这档节目有了极高的曝光度,也促成了这个给予新人很大表达空间的节目,成就了蒋易后来参加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节目的跳板,更为他以后的配角戏路埋下了伏笔。不过这些都会成过眼云烟,他们也只是其旅途中短暂驻足然后擦肩而过的过路人,蒋易最大的贵人还是他的父母。其实,此前,他差点没能拿到这个圈子的入场券。蒋易花了三年的时间才考上中戏的影视表演专业。第一年他考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失败,印证了备考时台词老师对他苦口婆心的一番规劝:“你具有表演者的内部潜力,但你的外形根本不符合上戏对演员的基本要求。”蒋易不信邪,结果毫无意外地被社会毒打了。第二年,他认命了,换了一条路,选择了上海戏剧学院的导演系。但那年,导演系文化分要求远超表演系,蒋易再一次名落孙山。第三年,他对上戏心灰意冷了,于是转投中戏,蒋易决定背水一战,他一整年都埋在了学习里,几乎每一天都在循环着痛苦但从没想过放弃。“我当时挺害怕第三年考不上的,因为再考不上,我的同学就都毕业了。”其实不止他一个急,他爸妈比他还急,不过他们不是反对儿子的理想,而是害怕儿子再一次“败兴而归”。蒋易的父母难得地开明。“很多小孩,因为家里没有做这行的,父母会觉得这行不稳定,一般都不怎么支持,但是我父母非常支持我,还陪我来北京参加艺考。”来自安徽省淮南市的一个教师家庭,他从小受到的是放养式教育。这让从小沉迷于周星驰、李连杰作品,喜欢自己跟自己演戏的他早早就确定了自己对表演的执着和憧憬。因此,考上中戏对蒋易来说是非同一般的。在拿到中戏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,蒋易兴奋到脑子都是懵的,那是惊喜到脑子空白的状态。用三年的痛苦修炼,换来四年的最心心念念的专业,他觉得这是无比值得的。34的蒋易能随着《狗剩快跑》的收视飙升而水涨船高,依仗的除了贵人运之外,还有日积月累的点点滴滴的努力。人生就像呼吸一样,不能总是呼,也不能总是吸,需要的是呼吸,有吸入才有呼出,有厚积才有薄发。——原创不易,敬请点赞关注——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